鹿岛神宫 美好与罪恶日本神社的前世今生

体育信息网 资讯 2023-03-22 21:37 8454322 9555165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77周年纪念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通过自己的事务所、以自民党总裁的名义用私人费用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供奉了“玉串料”(祭祀费)。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日本政要涉靖国神社消极动向,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历史问题的错误态度。中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表达严正立场。还表示,“正视历史、深刻反省,是战后日本得以同亚洲邻国恢复发展正常关系的必要前提。”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当地时间15日以发言人的名义发表评论,对日本高官在韩国光复节、日本战败日当天参拜靖国神社深表遗憾。

  

  在日本方面,百余名日本民众当天下午在东京举行了示威游行活动。示威者高呼口号,反对战争,反对修改宪法,并称“靖国神社是战争的神社”,呼吁取消靖国神社。游行过程中,示威活动几度遭到右翼分子的干扰。数百名警察对示威游行活动进行了全程警戒。

  

  作为日本文化的重要代表,神社原本寄寓的是人们对于自然万物与现世生活的美好期待和向往,然而,随着历史走向纵深处,某些神社也遭到政治化利用,成为罪恶与黑暗的象征。

  

  

  

  01/

  从自然崇拜到权力的纽带

  

  在新海诚的《天气之子》中,女主角天野阳菜在东京的一座废弃高楼上发现鸟居,通过鸟居,进入了神域,获得自然神力:只要双手合十祈祷,便会雨过天晴。鸟居延用了新海诚上一部动画电影《你的名字》中的宫水神社鸟居的造型,而宫水神社的原型据说是岐阜县高山市的日枝神社。

  

  动画电影《天气之子》中的鸟居

  

  神社是日本文化的一种象征,遍布日本的街头巷尾,如果前去日本旅游,神社无疑也是主要观光地之一,毕竟它蕴含着日本独特的文化底蕴,古色古香。当我们在旅游观光中沉浸于日本神社的人文艺术之美时,是否也曾留意其作为美的传播介质的建筑组成结构呢?当我们谈神社的特征时,我们能谈些什么?

  

  神社为什么会具有自然之力?神社源于日本人的自然崇拜,日本人相信神会附在山石、森林、河水等自然物之中,一开始,他们会设“磐座”(いわくら)来祭祀山灵——磐座之名始见于《风土记》,指神寄居的地方。

  

  御蔭山的磐座

  

  原始的神社并没有共通的信仰形态,信仰基于万物有灵论和自然崇拜。每次举行祭典,人们都会建造临时的祭坛呼唤神明,结束后再把神明送回。祭祀大物主神的大神神社没有本殿,神体就是神社后方的三轮山,这正体现了日本神社的古老形态。

  

  为了迎接神常驻于此地,社殿就建立了起来。后来,随着历史的发展,日本在立足本土文化精神的基础上,吸收和融合道教、佛教的文化,神社便逐渐形成现在我们所见的样子。

  

  另一方面,为了保持中央与地方藩国的良好关系,加强中央与地方的宗教情感纽带,日本各地的神社一直以来都会受到朝廷和历代领主的至高尊崇,所以至今各地的多个神社还很好地保留着从战国到江户时代的建筑。

  

  神社境内的每一部分建筑都各有来源。象征神域的鸟居和垣等在神社成立早期就已存在,后受佛教影响,还增添了楼门、回廊、灯笼等组成部分,而随着祭神仪式和祭典的规范化,神乐殿和舞台也逐渐修建起来,以便为神灵献祭物品和表演乐舞。

  

  富士山本宫浅间神社,富士山信仰的中心,各地都有分社

  

  此外,有些小神社(摄社、末社)出于政治目的,会被劝请到本社,归本社管理。明治时代就曾进行过大规模的合祀,以祭祀中央的神代替地方的土地神,通过信仰来加强心灵和精神的凝聚力,从而加强中央集权。

  

  02/

  走进神域,趣味横生的参道映入眼帘

  

  来到神社前,首先看到的是鸟居。进入鸟居,便意味着踏进了神的领域,便是脱离俗世、清净身体的开始。有的神社有多座鸟居,一直排到社殿前。鸟居的匾额上不仅写有神社名,还有祭神、镇守、一宫(某一藩国地位最高的神社)等文字。

  

  鸟居大致可以分为没有岛木的神明系和有岛木的明神系。

  

  

  

  神明系鸟居仅由柱子、贯和笠木构成,如伊势神宫、鹿岛神宫等的鸟居。

  

  而明神系又分两部鸟居和稻荷鸟居,前者的主要特征是柱子前后建有支柱,如山梨县的窪八幡神社;后者的主要特征则是柱子顶部附有台轮,如京都府伏见稻荷大社、岐阜县高山市日枝神社。

  

  岐阜县高山市日枝神社的明神系稻荷鸟居,柱子顶部有台轮

  

  穿过鸟居,走上参道——前往本殿、摄社、末社参拜的道路,多由石板或石子铺成——旁边往往会有手水舍(又称水盘社、水屋)。水盘中溢满水,在净化心灵并参拜神灵之前,供人们清洁手和口,畅爽肉身。

  

  手水舍

  

  神社参道上往往还会看到石灯笼和动物雕像。石灯笼是敬神者供奉之物,用于照明和驱邪,外形多样,从上到下由宝珠、笠、火袋、中台、竿、基础、基坛组成。

  

  石灯笼

  

  而动物雕像有些神社放置的是狛犬,有的则是狐狸、狼、蛇、鸡等,它们是神的使者,负责传达神意。有些神使会被直接当作神来祭祀,比如稻荷神的狐狸。从室町时代后期、江户时代初期开始,多数神社将神使放置在参道处。

  

  神使通常成双成对出现(也有例外),右边张嘴的神使是阿,左边闭嘴的是哞,它们的主要职责是驱魔,外形风格各异。以狛犬为例,有与幼子嬉戏的江户狛犬(东京都白髭神社),有脚踏圆球的狛犬(广岛县严岛神社)等。

  

  香川县高松市直岛神社的狛犬

  

  神使源于与对应神社相关的典故和神话传说。稻荷神的神使多为狐狸,但也有鸟、鱼、虫等。福冈县太宰府天满宫的天神(日本平安中期公卿、学者菅原道真)的使者是牛——这与菅原道真的故事经常出现牛有关。

  

  太宰府天满宫的神使是牛

  

  日本武尊的神使有狼(埼玉县三峰神社)和白鹭(枥木县白露神社)。从江户时代起,人们把狼当成驱除火灾、强盗的崇拜对象,而白鹭则与日本武尊的传说相关:他在东征归来途中,遭遇伊吹山神明降下的冰雹而受伤,奄奄一息,最终在即将到达大和(奈良)的伊势能褒野时离世并下降,灵魂化作巨大的天鹅向西飞走。

  

  八幡神又称“八幡大菩萨”,是神佛一体、本地垂迹(佛为普渡众生而借神的形象降临本地)的典型形象,既是武门(武士家族)之神,又融入了佛教禁止杀生的思想,其使者是鸽子,据说是因为鸽子曾为神明引路。

  

  住吉神(航海的守护神)的使者是兔子,因为住吉神社建于辛卯年卯月卯日。

  

  大山咋神的使者是乌龟,据说该神就是乘坐乌龟和鲤鱼出现的……

  

  03/

  神灵居住的地方,神秘而美丽

  

  进入社殿之前,我们会看到将社殿包围起来的垣、回廊和楼门,这里被看作是俗与圣的边界,跨过这重屏障,便是神降临和居住的地方。这三者都是在社殿诞生后才出现的,尤其是楼门(一重屋顶,上下两层),是受佛教的影响才兴建起来。

  

  社殿是神的居所。本殿的建筑样式有许多种类,如大社造、神明造、流造、春日造、权现造等等。

  

  其中,大社造可见于出云大社等出云地区的神社,其特征为粗壮的柱子和巨大的切妻式屋顶(外形像一本打开后倒扣的书本),屋顶带有弧度。

  

  出云大社的屋顶

  

  神明造与大社造同为古风样式,但切妻造样式的屋顶没有弧度(可参考伊势神宫内宫)。流造据说是从神明造发展而来,特点是前方的屋顶比后方的长,勾勒出舒畅的曲线,京都府的下鸭神社本殿是典型的代表。

  

  

  

  “权现”意为佛菩萨为普度众生而显现化身。古代日本引入佛教后,“神佛习合”的理论渐渐兴盛流行起来,产生了佛为救世而改变身姿化身为本土神的说法。日本神社中的“权现造”建筑风格始于佛教盛行的平安时代,并在安土桃山时代发展到顶峰。大崎八幡宫的社殿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权现造”,以黑漆涂色为基调,施以豪华的金箔贴面、铅白色饰金具。北野天满宫、日光东照宫等也是典型。

  

  有些神社除了本殿以外,还有摄社和末社。摄社与主祭神相关,末社则供各路神明居住。以太宰府天满宫(福冈县)为例子,其本殿供奉着“学问之神”菅原道真,摄社则供奉他的夫人(枫社),以及其他与之密切相关的人,作为末社的志贺社、今王社等则供奉各路神明,很多与道真并无关系。

  

  社殿除了外部建筑的美观,社殿中的装饰、浮雕也别有意趣,蕴含着设计者取悦神明和参拜者的匠心,渲染出神圣的空间。平冈八幡宫,由格子框架组成的天花板上描绘了44种鲜艳的花,美轮美奂。神魂神社的天花板上描绘了9朵云,云中包含5种颜色,红云中还呈现出龙的形象。

  

  不同的神社还会有对应的神纹,神纹是神社的象征。神纹几乎在神社内随处可见,比如拜殿悬挂的幕布、钱箱、屋顶瓦片的前端、钉隐(建筑上用于遮蔽钉子的金属部件装饰)等等。

  

  北海道旭川神社垂幕上的神纹

  

  神纹大多源自祭祀活动,比如京都的上贺茂神社(正式名称为“贺茂别雷神社”),采用的神纹是二叶葵。葵纹源自祭祀活动中神官的冠上附带的葵。据说,德川家的家纹三叶葵就源自于对上贺茂神社的信仰。

  

  此外,还会采用当地领主和社家(历代在特定神社担任神职的家族)的家纹。神纹主题多样,比如北野天满宫呼应菅原道真留下了“飞梅”传说,所以采用了梅纹:菅原道真酷爱梅花,在京都的府邸中种了许多梅花,后来他遭陷害,被流放到九州,梅花因为思念故主,竟拔地而起,飞到九州跟他一起生活。

  

  藤原氏的氏神春日大社(奈良县)采用氏族的家纹藤纹;熊野本宫大社(和歌山县)采用的是鸟纹,其来源是三只脚的八咫鸦将神武天皇从熊野引向了大和……

  

  神纹的存在,不仅是少数人的特权的体现,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人们为了与神灵建立联系——同时也是为了与其寄寓的世间万物建立联系——而创造出来的特殊符号,如今,其宗教意义早已逐渐淡化,更多呈现出来的是人文艺术、历史文化价值。

  

  伏见稻荷大社千本鸟居

  

  04/

  靖国神社,近代日本走向罪恶深渊的象征

  

  日本是一个传说中具有八百万神明的国家,遍布街头巷尾的神社,是日本独有的建筑群。

  

  日本的神社寄寓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祈愿,兵库县西宫神社供奉着商业繁荣之神惠比寿大神,东京大神宫有能够带来幸福缘分的邂逅之神,东京水天宫有安产祈愿之神,京都府贵船神社有祈祷晴雨的气候安定之神(在小说《阴阳师》里出镜率很高呢)……

  

  从古至今,日本人的生活都离不开神社,从求学致富到婚丧嫁娶,都要去神社,祈求神灵的护佑。

  

  从建筑美学的角度来说,鸟居、水手舍、石灯笼、神使雕像、社殿等,具有浓厚独特的日本文化韵味,作为游客前往观光,感受它的古色古香,不失为一种美的享受。

  

  然而,有些神社却是某些别有用心的极端分子出于某些不良政治目的而形成的产物,这一点确实需要国人时刻保持警惕!

  

  明治二年(1869),为纪念明治新政府军与旧幕府军在戊辰战争中阵亡的将士,日本明治新政府修建东京招魂社。

  

  1979年,其更名为靖国神社,并被赋予“别格官币社”的特殊地位,被定位为国家神道的中央神社。靖国神社曾是由日本陆军部和海军部管辖的军事宗教设施,供奉着从明治维新到太平洋战争的240余万战死者,且都只能是为“天皇”战死的军人。

  

  在西南战争(1877)中忤逆天皇的西乡隆盛率领的“叛军”,被俘、病死的士兵,因轰炸、原子弹而牺牲的平民,死于异国他乡的普通人等都没有资格被供奉在里面。

  

  天皇制政府和军部,将为天皇“尽忠”战死,成为“靖国英灵”宣扬为无上的美德,并把靖国神社立为精神支柱,鼓动全国人民为侵略战争而战。

  

  战后,靖国神社依据宪法中的宗教自由、政教分离等原则转变为宗教法人。然而,靖国神社仍试图推动全国接纳“日本所进行的战争是正义战争”这一扭曲战争观,并以“国家护持”名义发起运动,呼吁天皇、首相“正式参拜”靖国神社。

  

  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东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甲级战犯的国际大审判。这些人中包括前首相东条英机、前陆军大将松井石根、日本侵华头号间谍土肥原贤二等对中国和亚洲乃至全世界犯下累累罪行的战犯。

  

  1951年日本与美国和其他盟国缔结的《旧金山和平条约》中,也已表明日本接受了东京审判的结果。

  

  然而,1978年,靖国神社将东京审判中处决的甲级战犯,将这些给亚洲和日本人民带来巨大伤害的战争元凶,供奉为“神灵”。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否认为日本侵略战争定性的东京审判。否认东京审判意味着日本违背对国际社会的承诺。自甲级战犯被供奉之后,昭和天皇,以及后两任天皇都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

  

  1986年,靖国神社附属设施“游就馆”重新开放使用,公然宣传“靖国史观”。游就馆是军事博物馆,展示“英灵”的遗嘱、遗物,以及当时的武器。公开宣传所谓“近代史的真相”,表示“过去的大东亚战争是日本的自卫战争,是以建立种族平等的国际秩序为目的的战争”,遭日本国内外媒体和舆论的严厉抨击。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一些政治人物频频以各种方式歪曲美化侵略历史,公然违背明确规定把台湾归还中国的《开罗宣言》等重要法律文件。日本只有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才能找到自身正确位置。

  

  开花音讯,共赏人间

  

  

  花信风笔记

  悦读人间】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风。

鹿岛神宫 美好与罪恶日本神社的前世今生

评论

精彩评论
C1pFLqI
回复
2023-03-22

  

网友 的原文:

国足为啥一直起不来 外籍教练也纳闷:国足球员水平并不低为

1998年世界杯巴西vs法国 世界杯故事(16)1998年法国世界?

  

gqg3
回复
2023-03-22

  辽宁卫视在线直播高清版 决赛直播预告 强强对决《上麦啦后浪